🔥139kj图库助手-腾讯网

2019-08-25 03:53:24

发布时间-|:2019-08-25 03:53:24

路线:新洞-上斜-峡洞-高幛顶-大草坡-船底顶-乱石坡-水渠-平坑-罗坑(两天)(实际用了三天)背包重量40斤(男)28斤(女)12月29号3点坐上往韶关的火车,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美丽的韶关。多么贤惠的姑娘!“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你如此美丽而且你可爱之极我的灰姑娘”6)踏雪哥还在喝酒,他是我们队里生活经验丰富、成熟稳重的老大哥,认真、担当,总是陪伴在最后的左右,给予我们教练组坚定的力量。自选一种户外保险。很不幸的是半夜里醒了来,一看手表,才九点半,这距离我原定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但我却再也未能进入睡眠。很不幸的是半夜里醒了来,一看手表,才九点半,这距离我原定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但我却再也未能进入睡眠。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有鱼和白菜,对还有一个油豆腐,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今夜星空灿烂,今夜我心潮澎湃。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签署上述免责声明。这是我们第一次远足,听很多朋友说船底是广东毕业路线,走完至少要两天,而且是负重,对体力要求较高,提前拉练是少不了的,我们选择了塘朗鸡公作为主要拉练路线。能在这深山中吃到炖鸡真是有口福了。

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意识薄弱引起的,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第二天早晨起来,雨基本停了,风也没那么大了,大家都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四周围的山头都是白色一片,昨天的枯草都变成了银白色冰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犹如所有山头都给披上了银衣,一夜没睡,虽然很困,但看到此景大家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非常美丽。过了水库大概200米后往右边岔口直接进入小盘山路,也就是峡洞方向,上山大概几十米后发现又有岔口,在盘山小路的右边有个岔口直接向山,比较陡,但看样子是比较成熟的路线,这是一条捷径,上升几十米后发现又跟原来的小盘山路会合,我们继续走捷径小路直冲山顶。如果活动过程中遇到危险,相信团队中其他所有成员均会尽力救助,但即使如此仍不能完全避免伤害的产生时,我的同伴不需要为此承担任何责任,我也不向其他成员主张任何赔偿责任,除非该伤害是由于其他成员的故意所导致。

很苦很累,但很开心!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了我们三七娘探路被迫露营时搭的草窝,当时也是很冷。

今夜星空灿烂,今夜我心潮澎湃。此时已是11点。这是我们第一次远足,听很多朋友说船底是广东毕业路线,走完至少要两天,而且是负重,对体力要求较高,提前拉练是少不了的,我们选择了塘朗鸡公作为主要拉练路线。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海拔四千零八十米,我躺下床后,迅速进入了睡着了。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

雨小了很多,因为之前看天气预报不会有大雨,和考虑到包体积问题,不想再给40斤的背包增加负担,所以我们只备了一次性雨衣,最后发现包太大根本包不下,所以只能包着背包,我干脆穿着,因为包有防水功能,这些雨不至于包内的东西湿掉。

三好青年梁梁贴心的守护在他旁边,场景太温馨、好感人。

三好青年梁梁贴心的守护在他旁边,场景太温馨、好感人。

能在这深山中吃到炖鸡真是有口福了。

这时听见老杨在前面喊,小刀快看,我还以为出什么状况,原来发现山上的小草都开始结起了小冰点,没看过草结冰,还是头一回看到,开始我还蛮兴奋,但来不及欣赏,赶快崔着大家赶路,因为我们知道这时已是零下了,而且身体是湿的,这样很容易失温。

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

而最后打动我们的,是雪山的高度,是同好的喜悦,是相惜的体贴与温暖,是拾起爱情的欣慰,是知己带来的惊喜,是快意的醉一场,是相遇的发现,是脚踏实地的坚定,是超越想像的意外,是不经意的重逢,是路上有伴的踏实。

此刻我的队友们依然陆续在前面,直到......早上六点多,天还没有亮,我却看到山上的一些灯光在往下走,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起雾了,或者说我们进入了云层,大风又吹起地面的雪,打在脸上如刀割过,我把两块头巾全部拉到脸上,冲锋衣的帽子也戴在了头盔里,以遮挡身后吹过来的风。

能在这深山中吃到炖鸡真是有口福了。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老杨是东北汉子,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第二天早晨起来,雨基本停了,风也没那么大了,大家都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四周围的山头都是白色一片,昨天的枯草都变成了银白色冰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犹如所有山头都给披上了银衣,一夜没睡,虽然很困,但看到此景大家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非常美丽。(小洋在跳舞吗?哈哈)从瑶族村开始一直都是比较平缓的山路,路况相对比较好走,经过两个小时路程来到了上斜村,过了上斜村左拐下到河谷处用中午餐,老杨在深圳带了只炖鸡过来,此时成了大家最抢手的食物,此时此刻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跟老杨走大鹿港时两人在小沙难吃炖鸡的感觉。

装备丢了一地,小洋正在整理搬运,这可是个体力活。

此时已是11点。

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海拔四千零八十米,我躺下床后,迅速进入了睡着了。